翻页   夜间
华娱特效大亨 > 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 > 第746章 石脂水(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华娱特效大亨] https://www.fm356.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垂眸看了看怀中的帝玺,却见帝玺双目紧闭面色苍白,顿时就被吓得整个人都往后倒了一下:“王爷,郡主姐姐好像昏过去了。”

    夜月明的身上满是伤口,比起宁意,他的伤势更重,听到宁意的喊话,他还是从迷迷蒙蒙之中清醒了过来。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显得很是疲惫,而且耳畔的嗡鸣声仍然不绝于耳,只是没那么刺耳罢了:“玺儿晕过去了?”

    “嗯。”宁意指着帝玺,说道:‘我看郡主姐姐好像不太舒服。’

    夜月明摇摇头,说道:“宁公子,你还有力气么?背郡主回城。”

    夜月明对医术不算了解,但是他知道帝玺应该没有大碍,只要让听鹤再帮她看看也就是了。

    然而宁意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抱歉:“我……动不了了。”

    宁意这话也是不假。也不知道是不是宁意点儿背,居然能被一根树枝洞穿了大腿,现在,那根树枝还插在他的腿上,他也不敢把树枝拔出来,只能坐在地上,碰都不去碰一下受伤的腿。

    夜月明不免叹了一口气:“这就麻烦了。”

    夜月明身上的伤比宁意重得多,因为意外最初发生的时候,他才是最先挡在他们前面的人,那些碎石也好,树枝也罢,全都先袭击到了他的身上,只是夜月明的云起好些,身上虽然遍体鳞伤,但是没有像宁意一样直接插入肉中的伤口罢了。

    从三江战场去栎阳,还需要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可是现在,夜月明和宁意根本背不动帝玺,他们只能呆在原地等待别人救援,可救援这条路……

    夜月明抬眸,看了看栎阳城,只觉得满目都是触目惊心。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整个栎阳城都已经笼罩在了火光之中,而石脂水的味道格外浓厚,闻在鼻中,只觉得难闻异常。

    “别动,我给你们疗伤。”

    他们两个人还在为了自己和栎阳而惆怅,却有一个男声突然从天而降,夜月明吓了一跳,下意识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武安君?”

    来人正是白起。

    “我尚未走远,便听到祁连山上传来巨响,心里不放心,就来看看。还好,你们倒是没什么事。”白起言简意赅地说罢,一把将宁意腿上的树枝给拔了出来。

    宁意倒抽了一口凉气,脸上顿时冒出了无数冷汗,看起来似乎痛苦极了。

    “放松,马上就好。”白起的声音带着令人不容忽视的力量,他的语气明明并不重,可是宁意还是照做了。

    白起治疗人的手段跟真正的医术大家是迥然不同的,与其说是在治伤,倒不如说是以毒攻毒,只是好在白起的灵气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借用灵气,他施救的手法倒也不算差。

    宁意感觉到了一股暖流在自己的体内洋溢,并且纷纷涌向了伤处,本来被树枝给击穿的模糊血肉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了。

    等到白起收回灵气,宁意的腿上甚至连一点伤痕都看不到了。这样的变化让宁意感到惊诧,他呆呆的看着白起,好半天之后才吐出一句谢谢,再多的他甚至都不会讲了。

    比起宁意的伤,夜月明的伤就好处理多了,白起几乎只是借用灵气一挥手,夜月明身上的伤口就好了大半,然而,白起给夜月明治疗,也仅仅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将他的伤口全数恢复。

    宁意见状,不免有些不解:“武安君,为什么不帮王爷也一起治疗完?”

    白起睨了一眼宁意,淡淡说道:‘他只是一个凡人,承受不了那么多灵气。留一点伤口让他慢慢恢复也就是了。’

    “可我不也……”宁意本想说我也是凡人的,可这话到了嘴边,就被他给咽回去了。

    这年头,谁都可以说自己是凡人,唯有宁意是不能说的,因为他从懂事开始,就与一般人不太一样了。

    “帝玺倒是没有大碍,你们俩跟我来,我们进城去。”白起随口解释完宁意的疑惑之后,便将帝玺给抱了起来,那动作好似行云流水,帝玺被他抱在怀中,简直就像什么都没抱一样,一点儿都没有让白起滞涩的意思。

    栎阳城此刻已然成了一个炼狱,通天的火焰甚至把整个城池的轮廓都要吞没了,而这样的灼烧之下,是否会有活人,其实已经不用质疑了。

    他们距离栎阳越近,就越能感受到热浪扑来,就算是白起这样深厚的灵气,也被这股热浪给卷地浑身湿透了。

    “栎阳……该不会没有活人了吧?”宁意的眼中满是通天火焰,除此之外,他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思考了。

    “就算有,也不会多了。石脂水爆炸的伤害不可估量,若我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说不准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白起的语气似乎也有些心痛。这人虽然是人屠,但是那只是对战场之上的敌人罢了,除却敌人之外的人物,白起都是拥有足够的恻隐之心的。

    “只怕不是天灾。”夜月明捂着自己的伤口,缓缓说着,也跟上了他们的步伐。

    白起睨了一眼夜月明,嗯了一声:“自然不是天灾,下手之人狠辣,而且绝对不是一般人。”

    “这人恐怕对壁国也有深仇大恨,说不准对咱们壁国的这位陛下也有说不出的仇恨。”夜月明也不知道是在暗暗讽刺着谁,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言下之意已经够明显了。

    白起没有吭声,更别说接话了,毕竟壁国的事情跟他无关,他只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就下来的人因为这一场大火而死罢了。

    栎阳城内,果然已经成了一片火海,火海之中,随处都能见到烧焦的尸体,也唯有他们四个人,如履平地一般走在栎阳城内,任凭大火灼烧,都伤不了他们分毫。

    夜月明眼见面前是这样的光景,要说心中不心痛,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心疼归心疼,眼下更重要的事情绝不是心疼他们而已,毕竟……连城的死活还不好说。

    “般若,小王说话你可能听得见?”夜月明走在栎阳城中,仍有火舌时不时靠近他,也全然没有害怕的意思,他在呼唤般若,希望得到般若的回答。如果般若回答了,就足以证明起码连城一行人是没有受伤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