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娱特效大亨 > 家有萌妻之美色勾人 > 第230章 你去医院试试看!(挺重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华娱特效大亨] https://www.fm356.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Je顺势小跑两步,站到郁林江的跟前,就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鸟,哪怕没有吭声,这副样子已经惹人怜爱。喜欢网就上L。

    郁林江搂过孩子,看到孙子穿着大人的毛衣和裤子,皱起眉头,当即望向走过来的郁庭川:“你怎么回事,连像样的衣服都不给孩子穿?”

    Je察觉到爷爷在训斥爸爸,立刻打了个手势,表示和爸爸没关系,但很快意识到爷爷看不懂手语,有些焦急的喊了声爷爷。

    孩子嘶哑吃力的声音,让郁林江的脸色缓和下来。

    郁林江摸了摸Je的小脸,和蔼的问:“是今天刚回来的?”

    Je读懂郁林江的唇语,点了下头。

    郁庭川把Je的书包放到一旁,看了眼心情失落的孩子,径直在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

    “孩子怎么突然回国了?”郁林江问儿子。

    郁庭川开腔说:“澳洲那边没有提前通知我,我知道的时候,Je已经在云溪路八号园。”

    这时,Je打开书包的拉链,拿出自己的Ipd。

    他打好字,拿给郁林江看。

    平板屏幕上写着:“我在爸爸住的地方,遇到一个姐姐,爸爸说姐姐也住在那里,她是不是爸爸的新女朋友?”

    郁林江看了这句话,当然知道Je说的‘新女朋友’是谁,郁庭川不顾他的反对,和姓宋的小丫头领了证,这事郁林江早就知道,当初不和付敏她们一块过去吃饭,也是因为打从心里不赞同。

    在郁林江看来,只有顾嘉芝那样的,配得上郁家少奶奶的称谓。

    Je见爷爷不说话,眼圈泛红,心里很难受,又在IPAD上打字:“爸爸和那个姐姐在一起,妈妈怎么办?”

    因为Je天生听不见,有些问题家里没跟他交代的很清楚,包括父母早已离婚的事实。

    孩子还没满周岁,跟着母亲去了澳洲。

    这些年,一直长在国外。

    即便看出父母关系不融洽,作为孩子,也不希望爸爸妈妈没有和好的余地,不希望家庭破碎,而今晚得知的事情,让Je感觉到,自己以后可能连粉饰过的父母亲情都不能再拥有。

    Je的眼泪掉出来,问郁林江:“爸爸在这里有了新家,所以不要我和妈妈了是么?”

    郁林江看着平板上的字,又瞧着孙子伤心,叹了口气,终究没有再选择隐瞒:“Je,你爸爸妈妈在你很小的时候已经离婚,所以,你爸爸再婚也没有问题,他对你还是会疼爱的。”

    “那妈妈呢?”Je眼角有泪珠。

    “……”

    话题转到慕清雨身上,郁林江的脸色难看,不好在孩子面前说太多他母亲的是非,对这个二儿媳妇,郁林江现在是一点都不喜欢,即便恒远和慕家的公司有生意往来,但一码归一码,他从来没想过让二儿子和慕清雨复婚。

    既然去了澳洲,那就留在那里,永远都别回来了。

    省得再做些祸害人的事!

    Je不知道爷爷在想什么,继续在IPAD上面打字,片刻后拿给郁林江看:“爸爸为什么和妈妈离婚?爸爸不喜欢妈妈了么?是因为妈妈不能走路么?妈妈一直有做rehbttn(复健),以后会好的。”

    郁林江的脸色一直不好,看完这段话,他意识到有些事不能拖着,于是斩钉截铁的看着Je说:“你爸爸和妈妈离婚,是他们大人的问题,和你妈妈不会走路没关系,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只要记住,哪怕你爸爸不再婚不交别的女朋友,你妈妈也不可能再和他在一起。”

    Je垂下眼睫,捧着自己的IPAD,泪水却有些止不住。

    他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不可以和妈妈好好的。

    郁林江看着孩子难过,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是郁家目前唯一的孙子,他长长叹息,握了握Je单薄的肩膀:“不管你爸爸再婚还是怎么样,你都是咱们郁家的孩子,是爷爷的亲孙子!”

    以前的时候,郁庭川身边没有摆在台面上的女人,加上顾虑到Je的情况,谁也没有整天把离婚的事挂在嘴边。

    郁庭川这次再婚过于匆忙,不在郁林江的预料之中。

    倒是他轻视了那个丫头,人小心不小,几个月时间就把他儿子迷得连证都领上了。

    ……现在又被他的孙子撞破。

    但是有什么办法?

    郁家不可能再要那个闹得家无宁日的儿媳妇!

    再说,老二的婚事已成定局,即便他不怎么喜欢那个宋倾城,也不可能让老二立刻去离婚,他不要脸,整个郁家还要在南城立足,绝不能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谈论的笑话。

    过去几年Je来南城,表现的乖巧懂事,这也是郁林江疼爱这个孙子的原因,同时也更遗憾他耳朵失聪这个事实。

    今晚是Je第一次向他这个爷爷问起父母的婚姻。

    几年前的旧事,郁林江没打算告知孩子,一是孙子还太小,而是,确实是家丑,没打算宣扬出去,况且家里还有付敏母女,当初既然做了决定,那就一直这样吧。

    Je再次问郁林江:“爸爸为什么不要妈妈了?”

    郁林江不想说这个话题,再多的回答已经给不出来,所以他的态度变强硬:“离婚,当初是你妈妈自己的选择,这些不是你一个孩子该烦恼的。”

    “……”Je有些没懂郁林江的唇语,但大致意思是明白的。

    就是因为明白了,他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掉下来。

    然后,他抱着平板电脑跑上楼。

    Je在老宅有自己的卧室,他抱着IPAD坐在床边,想着妈妈为什么会突然送他回来,是不是知道爸爸要再婚了?

    没有多久,房间的门被从外面推开。

    看到进来的郁庭川,Je稍稍侧了个身,脑袋埋得更低。

    郁庭川拉开书桌边的一把椅子,放在床畔落座,就这样安静地和孩子面对面坐了好久,大概有二十分钟,他伸过手,擦掉Je脸颊上的泪痕,又取过孩子怀里的平板电脑,过了会儿,又把平板放回Je的腿上。

    Je低头看去,发现上面有一段话,是爸爸刚打的。

    “Je,你一直是个很聪明懂事的孩子,爸爸不希望有些事影响到你的成长,所以没有直白地告诉过你我和你妈妈离婚的问题,这些年,你和你妈妈生活在国外,爸爸也知道,对你的关心不够,本来爸爸打算年后去一趟澳洲,就再婚的事和你好好沟通,爸爸也不愿意看到你因为这件事伤心难过。”

    Je的眼周红红,他回了一句话:“是因为我听不见,爸爸才要和妈妈离婚的么?”

    打完字,抬起头看向郁庭川。

    郁庭川没再去拿平板,而是放慢语速地开腔:“跟Je无关,是爸爸妈妈的性格不合,在生活上存在很大分歧,在生下Je之前,我和你妈妈已经签署好离婚协议。”

    Je依旧失落,没有吭声也没有打字。

    郁庭川的喉结轻动了下,继续道:“Je虽然听不见,但一直没有让爸爸失望过,明年你就八岁了,爸爸三十五岁,再过几年就会像你爷爷那样,这个家里,除了你小菁姐姐,你是最年长的孩子,爸爸希望,Je照顾好自己的同时,也能像个大哥哥照顾其他人。”

    “爸爸不会老的。”Je在平板上写道:“我还没有长大,爸爸说过,会陪着我长大的。”

    “爸爸会有老去的那一天,在那之前,爸爸想要身边有个陪爸爸一起终老的人,遇到你倾城阿姨,爸爸也觉得意外,但最后认定她就是那个人,Je能不能理解爸爸的这点私心?”

    Je又写:“爸爸真的喜欢那个姐姐么?”

    郁庭川看到这个问题,没有否认,在儿子的注视下,轻轻颔首,缓声道:“爸爸和你倾城阿姨领了证,也希望Je以后能和阿姨好好相处。”

    Je读懂父亲的这番话,没有哭闹,哪怕还是很难过。

    他也不想爸爸孤独一个人到老,在澳洲,他好歹和妈妈住在一起,可是爸爸始终一个人住,他来南京的时候,别墅里也冷冷清清的,爸爸整天忙工作,为了让他有个玩伴,爸爸才养了一条黑白边牧犬。

    可是,他也有自私的想法,希望是妈妈陪着爸爸走过人生的每个阶段。

    “爸爸以后还会去澳洲看我么?”

    “会的。”郁庭川摸了摸孩子的额角,男人的手掌温暖,让Je真真切切体会到来自父亲的关怀:“爸爸说过,会参加你每个暑假结束后的开学典礼。”

    Je又打字:“爸爸以后是不是会有别的孩子?”

    郁庭川没在这个问题上欺骗孩子:“你倾城阿姨的身体不太好,所以,孩子不确定会不会有,一切顺其自然,如果你阿姨怀孕了,孩子肯定会生下来,你的弟弟或妹妹长到你这个年纪,爸爸也老了。等到Je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爸爸可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

    Je眼里泪光在闪烁,抱住郁庭川的脖子。

    他不想要爸爸离开。

    就算爸爸妈妈永远不会和好了,也不想见不到爸爸。

    ……

    二楼,书房里。

    郁林江坐在书桌前,跟前摆着台笔记本,这会儿连了视频通话,笔记本的屏幕上,是一个装修欧式的房间,女人坐在不远处的轮椅上,长发被阳台吹进来的风拂起几缕,她抬起手,轻轻的拨开。

    深V的白色长裙快到脚边,即便不良于行,也没影响到她那股优雅而娴静的气质。

    这一刻,郁林江的脸色难看到极致。

    慕清雨却不以为然,看着郁林江黑脸,反而浅浅一笑:“看来Je已经到国内,我刚刚还在想,要不要给庭川打个电话,让他去机场接孩子。”

    “为什么突然把孩子送回来?”

    郁林江出声质问:“当初是你闹着要孩子的抚养权,现在怎么回事,觉得孩子闹腾,又想当甩手掌柜?”

    慕清雨莞尔,依旧一副不急不躁的模样,问:“庭川把孩子送去老宅了?”

    不等郁林江接腔,她自顾自地道:“是呀,他新婚燕尔的,把孩子留在云溪路那边,指不定他那小娇妻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你让孩子自己回来的?”郁林江的语气严厉不少。

    以前,Je来南城过假期,虽然也独自坐飞机,但是又有不同,不管是墨尔本还是南城这边,都会安排人在机场接送,可是今天的事,从她的话里来回味,显然不是这么来的。

    慕清雨神色如常,只淡淡开口:“想知道什么,你让郁庭川和我谈。”

    郁林江好歹是在商场混迹几十年的老江湖,哪里看不出慕清雨那点小花样:“你跟他谈什么,当初不是你吵着嚷着要离婚,嫌弃我这个二儿子,现在你们两个还能找到共同话题。”

    果然,慕清雨的表情尴尬,但只是一瞬,随即便道:“那又怎么样,哪怕离了婚,您可别忘了,是我给你们郁家生了长子嫡孙!”

    郁林江冷笑:“原来你还记得你跟我儿子离婚了,我都看得出你的把戏,你以为他心里没有数?”

    慕清雨勉强弯起唇角,在视频那头对上郁林江冷冽的眼睛,故作轻松的开口:“行啊,既然我想什么你们都知道,那我明天就回国,刚好这么多年没有再见大哥,我听说大嫂一直在医院照顾他,挺想看看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你敢去医院试试看!”

    郁林江的额际青筋隐现,难得动怒。

    慕清雨一脸镇定:“那就让郁庭川过来,我这双腿是断在你们家的,总该派个人出来和我谈。”

    ……

    郁庭川在二楼的露台点了支烟。

    没多久,家里保姆过来,说:“郁总,董事长喊您去书房。”

    郁庭川大概猜到是为什么,他本打算抽完烟给慕清雨打个电话,现在看来,应该是不需要了。

    把烟蒂踩灭在脚边,他转身进了小洋楼。

    郁庭川走进书房,看见郁林江坐在沙发上倒茶,书桌上,有一台笔记本,郁林江喝了口茶,深深地看这个儿子一眼,然后离开书房,心情不怎么好,隐隐有发过火的迹象。

    等到房门合上,郁庭川去到书桌前。

    只一眼,便看到屏幕上还显示视频通话中。

    郁庭川没有多惊讶,隔着屏幕,看着那头的女人,开腔问:“怎么突然送Je回国?”

    慕清雨往后靠坐在轮椅上,站在书桌前的男人,见他穿着衬衫西装,笔挺中自带几分闲适,不疾不徐的声线,很有磁性,比起多年以前,更加稳重,想到他如今的身家,难怪会引得小姑娘趋之若鹜。

    想到这一点,慕清雨脑海里闪过某句话——

    教会男人成熟的女人,肯定不是他相伴一生的对象。

    慕清雨深吸口气,抛开杂乱思绪,似闲聊般道:“这不是快过年了,我妈希望我今年春节回国,我答应了,因为这边还有点事,所以让Je先回去,他素来喜欢和你相处,我就给他买了去南城的机票。”

    “你不知道一个孩子那样很危险?”

    “我知道啊。”慕清雨莞尔:“所以我提前给你打电话,是你没有接,你都不管孩子死活,我干嘛还当宝贝捂着。”

    话落,她又打趣的说:“怎么样,找了个那么嫩的老婆,我在澳洲的日子,可没你过得潇洒自在,Je在你的别墅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现在的小姑娘,气性大着呢,不见得肯给孩子当后妈。”

    郁庭川缓声接腔:“这些就不劳你操心。”

    比起慕清雨的假装洒脱,郁庭川的语气才是真的轻描淡写,好像就把她当做一个不怎么相熟的普通人。

    “我想过了,这两年我一直在加大复健的力度,在管理孩子方面,越来越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与其让孩子跟着我受苦,不如托你照顾一段时间。”

    慕清雨说着,看向郁庭川:“你不是再婚了,怎么说Je现在也算你的儿子,让你的新婚妻子照看一下,Je一直很懂事听话,肯定不会给她添麻烦,你要是真嫌这个儿子拖后腿,那就扔老宅吧,终有人给他一口饭吃。”

    郁庭川没有就孩子的问题和她发生争执,哪怕她要把孩子扔在南城,见她说完,打算结束视频通话。

    慕清雨感觉自己的话像打在棉花上面,又道:“怎么,现在连和我多说句话都不愿意了?”

    说着,她用手指拨了拨耳边发丝,佯作不经意地说:“你的小娇妻呢,你送Je来老宅,她有没有跟过来,你打算和她一直住在云溪路八号园那边?”

    “说完了?”郁庭川问。

    慕清雨没有接话。

    郁庭川开腔:“我们住哪儿你不用费心。”

    “嫌我多管闲事?”慕清雨轻轻笑了声,想起母亲告知的情况,心里却更加难捱:“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我看趁着年后就可以,到时候我刚好在国内,说不定还能过去捧个场。”

    “先顾好你自己吧。”郁庭川说完,伸手去关视频。

    慕清雨的好修养瞬间崩裂,忍不住出言冷讽:“我以前倒真的没看出来,你还喜欢搞自己侄女的同学,滋味怎么样,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是不是在床上把你伺候的很爽,做的时候,有没有让她喊你叔叔,像你们这种男人,不就喜欢这种变态的癖好,然后买个包就能把人哄得团团转。”

    在这番话上,郁庭川没有让她:“既然已经离婚,桥归桥路归路,除了Je的问题,我找怎么样的女人,是我的私事,就算我要把我名下所有财产转给她,旁人也管不着。”

    慕清雨见郁庭川这个态度,没有再硬碰硬:“你就是把天下的月亮摘下来给她,那也是你的事,我作为前妻,关心一下前夫的生活有错么?”

    “那就少折腾,少插手别人的家事。”

    慕清雨听了,冷笑:“我折腾?我折腾什么了?我要是折腾,你们郁家现在还能维持这副和睦的假象?郁庭川,没离婚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维护我!”

    ……

    晚上十一点多,郁庭川回到云溪路八号园。

    别墅里,客厅还亮着灯。

    郁庭川开门进去,在玄关处就看到沙发上的宋倾城,她怀里揣着个枕头,盘腿坐着,应该是洗过澡,身上换了衣服,扎着丸子头,五官素净漂亮,听见开门的动静,她立刻转头瞅过来。

    宋倾城见郁庭川回来,下了沙发过去:“Je留在老宅了么?”

    “怎么还不睡?”郁庭川关了门。

    “嗯,想等你回来。”

    说这话时,流露出淡淡的羞赧。

    宋倾城看着眼前的男人,隔得近,闻到他身上的气息,那股踏实的感觉充斥了她的身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