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娱特效大亨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血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华娱特效大亨] https://www.fm356.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朕当面问过你,也观过你,你心口不一,不肯对朕说实话。朕也不是没有想到你有谋逆的念头,只是朕想不明白,天底下连三岁小儿都知道日后这江山必定是你的,为何你还要行此下策。所以朕虽然怀疑,却一直不愿相信。陆行远从密道出来后,朕就在想,倘若你来问朕这密道之事,那便是心无恶念,可你没有来问朕,朕等了好久,你一直都没有来,朕很失望……”

    “哼,母亲果然多疑,那母亲是不是还怀疑陆文驰也是我暗中下手杀了的?”

    “那倒没有,陆文驰大约不是你杀的。朕既用观心术观过你,也知道按你的性情定不会就此罢手将罪名只归于陆文驰一人,这件事朕也有些奇怪。”

    “可母亲终究还是信了我会动手。”

    “朕如何能不信?朕一步步地试探你,就是想要洗脱心中对你的嫌疑,可每一次你都让朕失望。朕将赵无垠补了户部尚书的缺,你面上不说,心中喜不自胜,转身就让他推荐了心腹去任清州知府替你们私运金锭。陆文驰私运金锭是为了中饱私囊,你又是为了什么?这江山哪一分钱不是咱们朱家的,你若要私运,除了想要瞒住朕添作它用还能做什么?朕刚封了柳明嫣为郡王,南疆总督府得了势,你就以南华的金锭拉着柳明嫣与你营私结党,不仅替你运了金锭,还向她的白沙营借了一万的兵士!这一万兵无需朕的虎符便可调动,你借到太液城下来,不是为了对付朕又能为了什么?”

    “于是你便信了?”

    明皇摇摇头道:“你是朕的女儿,是朕一手抚养大的,即便到了这一步,朕还是心存侥幸没那么轻易就盖棺定论。然而你变本加厉,以合并北伐为名,暗中联合温帝向他借兵来对付朕!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无异于同室操戈时还引狼入了室?”

    “温帝……此事你从何知晓的?”

    “温帝早已送来了亲笔书函。”

    “我不信……我不信!瀚江边慕云佐沉入江底不过数日,他的书函如何能快过我八百里加急的军报?”朱芷凌惊恐不已。

    “八百里加急的军报又如何比得上苍梧国的鸽鹞?”

    “鸽鹞?我碧海国哪里来的鸽鹞?”

    “上一次叶知秋来太液城替你二妹恳请联姻时,送了十几对珍禽,朕分赐给了皇族内戚,给你的是红头鹦鹉,给潋儿的是锦毛鸳鸯,剩下一对鸽鹞……朕是自己留下用了。”

    朱芷凌觉得天旋地转,原来……原来从那时起,温帝就已经与母亲暗通书信了。

    可这是为什么?虽然自己派了银花去给温帝送信说明借兵一事,可是银花那时并不知晓自己打算将慕云佐沉于瀚江的打算,就算银花与铁花一样,至今都只是表面听命于自己,临阵倒戈去向了母亲,或者一开始两人就算是母亲派来监视自己的,那大可以直接将自己所做的事情全部向母亲和盘托出,又何以母亲事事需要自己猜测,而不是由双花告知的?

    明皇从袖中取出一个一指长的圆筒,从中抽出一张纸丢在朱芷凌的跟前。

    “你与虎谋皮,只道是自己聪明,却不知道早被别人占了先机。咱们碧海人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货银两讫。你先把自己的底牌露给了温帝,那温帝又不是呆子,他既然知道你在瀚江就会对慕云佐动手,如何还会把兵借给你?眼下他只消这一封书信,便可借朕之手除了你,简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只有你被蒙在鼓里犹不自知!”

    明皇说得脸上又现了怒色,但此番却是怒其不争。眼看精心抚育长大的继位之女,在与温帝的这番较量中输了个精光,这让明皇的自尊无地自容。

    朱芷凌瑟瑟发抖地展开纸卷,上面果然将温帝与自己合谋之事写的清清楚楚,末了又提到“两国盟誓百年不破,绝不行同室操戈背信弃义之事。”等冠冕堂皇之辞,将自己卖了个干干净净。

    朱芷凌其实哪里是那样愚蠢之人,母亲说的道理她自然懂得,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出,温帝是如何提前知晓了她的盘算的。如今鸽鹞亲书在此,她想要抵赖也是作辩不得。

    “原来是温帝的亲书坐实了女儿的计划……。”

    “其实有没有温帝的书信都没什么干系。没有他的书信,朕也是察觉了你的心思。有了他的书信,朕也还在一直给你回头的机会。潋儿顽皮,久出不归,朕心急如焚,你却趁机置朕于不顾,故意不去寻找,好让朕积郁成疾。于是朕便索性将计就计,躺在这来仪宫中,看看你到底要做什么。可是朕没料到的是,不管朕病得如何重,你连看都不肯来看朕一眼。朕那时就看着天扪心自问……问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让你如此的绝情。”

    明皇忽然眼中晶莹:“到后来……朕就问苍天,难道她真的要走这一步吗?不到这一步就不肯回头吗?朕若是病的再重一些,再咳得厉害一些,她只要进来探望一次,便能发现些端倪,是不是就能罢手了?”

    朱芷凌呆住了,她没料到母亲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思,她原以为温帝是她败局的关键,现在听来竟是无足轻重。

    “可是朕没有想到的是,朕让外面那老婆子咳得重了,你反而借此为名,去了万寿坛祈福……唉,这祈的是什么福?你是已等不及地想要昭告天下,朕快不行了,执掌这碧海江山的人该换了吧?朕的这一片苦心真是错付了……

    “苦心?”朱芷凌恨恨道:“母亲的苦心怕是都用在了那些密道上了吧。”

    明皇闻言不禁哽咽,扬声道:“你这个孽障,事到如今仍口出逆言不知悔改!朕不在密道中发动机关,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你的一千精兵把朕按在这来仪宫中任由你为非作歹吗?即便知道了你要兵谏逼宫,朕念你身怀六甲气虚体乏,还是想给你留条后路,这才留了陆文骠在太液城门亲自把守。朕不知道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过了他那一关,但朕曾亲自嘱咐他无论如何都要在今夜将你拦在城门之外,为的就是让你躲过今夜的祸事。朕本来打算,只要到了明日,亲上了抚星台,自会下旨让你暂时静养不摄国政,也好给你寻个体面些的面壁思过的由头。不管怎样朕还都不想与你撕破脸皮,不料你……你终是不识好歹,执意妄为,酿出今夜这一出无可挽回的大错!”

    朱芷凌忽然似笑非笑,像是在笑明皇,又像是在自嘲。

    “原来母亲早就洞悉了一切,只有我还如在梦中,连我深以为心腹的金羽双花,也是母皇的人。”

    “朕是碧海的国君,别说是双花,整个金羽营都是朕的掌控,又怎么会只听命于你?铁花事先将你所有的计划奏报于朕是出于对朕的忠君之心,这是千古不变的正理,又有什么奇怪的?”

    朱芷凌转头看向铁花,无不揶揄地问道:“事成之后,母皇答应封你什么?统领?提督?还是骠骑将军?以至于你们要弃我而去?”

    铁花默不作声,只面无表情地看着明皇依然驻枪而立。

    “如今我做也做了,人也在这里了,母亲待将我如何处置?”

    “你……你可知错?”明皇厉声问道。

    “知又如何,不知又如何,难道女儿的一句话便可改变母亲的主意么?”

    “可朕就是要你这一句话!”

    “成王败寇,女儿只是后悔自己还是浅薄了,若再过个几年,必不会有今夜之败。”

    明皇一怔,点头道:“你倒是坦诚……不错,你若再历练个几年,朕未必能压得住你。可你既然知道,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朱芷凌垂下头,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小腹。

    “女儿若再不急,只怕这孩子一出世,便要没了父亲了……。”

    明皇惊得倒退了一步,一手扶住案角方才站稳,颤声道:

    “你……你知道了什么?你是如何知道的?”

    “该知道的女儿都知道了,不用母亲等到要传位于我时再逼着我动手去杀驸马。”朱芷凌嗤笑了一声道:“何况,女儿已把无垠送出了太液城,现在想要追也来不及了。”

    朱芷凌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无垠,至少……我护了你周全,只是今夜你我缘分已尽,相见无日,惟望君他朝远走天涯能安度余生。

    她不觉朝窗外望去,冷月清薄,如银如水,一切静好。

    忽然跟前“啪嗒”一声作响,朱芷凌听到身前似有玉断之音。

    她定睛一看,一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玉簪,正是送走赵无垠之前自己亲手簪在他头上的那一根,被明皇举手掷来,跌在地上断成了两段。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犹如被冻僵了一般动弹不得,但很快又开始浑身颤抖,连嘴唇和牙齿都哆嗦得上下打战。紧接着,一声尖利得如同女鬼般的叫声划破夜寂,惨烈得如同撕裂了咽喉。

    玉簪的残端上,凝血已成墨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