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娱特效大亨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她说玉筝是寡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华娱特效大亨] https://www.fm356.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老婆子平日里将银钱看管得紧,断然不会乱用。

  但是大孙子成亲,她出手格外大方。

  买的东西多,还专门挑选了精贵又实用的。

  聘礼准备好了,连带傅玉筝的嫁妆也一并给备上。

  傅家抄家了,便是没抄家,傅玉筝也等同没有娘家人的。

  那就不需要娘家人,他们柳家一并担了。

  现在是万事俱备,连新郎都准备好了,就差个新娘子还没到位。

  朝廷那边拨给柳知夏的府邸,暂时还在收拾重新修整,要搬过去尚需一段时日。

  这段时间里柳家人仍然住在王府。

  眼看一个月之期即将到来,大孙子还是没有任何动作,老婆子开始唉声叹气了,专门选柳知夏在府里的时候,站在他面前唉声叹气。

  柳知夏被折磨的,看到老太太的人影就想拐脚闪人。

  这天近晌午都没等到柳知夏回来,老太太施压**没有对象,拉了陈秀兰跟柳玉笙。

  “走,咱今天去看看玉筝去,时间都过去大半月了,一直说过去,老有事情耽搁,也不知道她一个人过得怎么样。”

  “奶,咱真去啊?”柳玉笙问。

  她怕奶奶到了场临时变卦,一个忍不住冲出去,直接又把人给吓跑了。

  “去,说去就去!”老婆子瞪眼。

  事情不安定下来,她不安心,他们不可能一直呆在京城,总得回杏花村去。

  要是这事情一直不解决,等他们回去了,知夏还不定得拖到什么时候,真要把媳妇给拖没了。

  柳老爷子在旁边挥挥手,“去吧,去看看,看过就回来。要是不让这老婆子去,她晚上能吵得我一夜睡不好。”

  不得已,柳玉笙只好带上奶奶跟老娘往那条巷子奔去。

  她们仨都是没功夫的,跳不上房顶,这样过去要是没地方藏好,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玉筝发现。

  再者要是玉筝不出院门,她们便是躲在外面也看不到,柳玉笙有点愁。

  但是两长辈都兴冲冲的,她实在不忍心打击她们。

  巷子叫紫鸢巷,住的全是平民百姓,家境都差不多。

  多是城中做小买卖维生的。

  因此巷子里的人家通常起得比较早,天未亮就要出门开摊,到天大亮的时候,巷子里已经几乎见不到什么人走动了。

  当初傅玉筝就是看中这一点,白日晚上的周围都不会太过吵闹,人也不复杂,才挑了这里一处小院托人买下来。

  因为怕被王府的人察觉,也担心风青柏的人找到她,这段时间里她几乎不出院门,买米买菜都是付了钱托隔壁一户人家代买回来。

  偶尔的,能从送东西过来妇人口中听到点外间的事情。

  诸如那位住在南陵王府的状元郎好像要娶亲了,每日里都有人把一应喜庆的东西往王府里搬。

  状元郎每天都出去应酬,时常能在万金酒楼看到他的身影,长得一表人才,温文尔雅。

  尚书侍郎家的千金小姐对那状元郎上了心,当街遇上了主动跟状元郎搭话,听说还相约状元郎一道品茶。

  状元郎任职了,官居六品,起步就颇得皇上青眼。

  ……

  其实听到的八卦有很多,只是她记住的,全是关于他的。

  院门被人拍得砰砰响,刚刚呕过一次,傅玉筝净口之后才走到门边,“谁呀?”

  “傅姑娘,我是隔壁的,你今儿要不要代买什么东西?”

  傅玉筝眉头皱了下,“林婶儿,我昨天同您说过了,日后不用您再代买,多谢好意。”

  “傅姑娘,咱有话好好说,你先开门行不行?”门外妇人依旧笑呵呵的。

  “林婶,话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要是再纠缠不休,别怪我不顾念邻里情面。”说不听,傅玉筝言语里也没了恭敬,厉了声色。

  “嘿,你真是不识好人心!我怎么纠缠你了,你出来给我说清楚!我看你一个年轻寡妇可怜,平日里多有帮衬,还给你介绍人家,你不识好歹不说,还威胁起我来?”妇人也不装了,扯着嗓门嚷嚷。

  躲在角落里偷看的柳老婆子差点没跳起来杀出去,“她说什么?她说玉筝是寡妇?她敢咒我大孙子?老娘撕了她的嘴!”

  她搁这猫了老半天了,那个肥婆一出现,她就感觉对方不是好东西!

  满脸横肉,面带凶相,能是个善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马上就露出嘴脸来了!她看人一看一个准!

  柳玉笙一把抱住老太太的腰,把她往回拽,“奶,冷静,冷静,现在不能出去啊!一出去就露馅儿了!”

  “我忍不了那火啊我!你听听那婆娘说的什么话?咒我大孙子不说,还给玉筝介绍人家?她摆明了就是欺玉筝一个姑娘势弱!”

  陈秀兰也在旁扯着老婆子一直胳膊,“娘,您冷静点,咱再看看再说,玉筝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要是玉筝解决不了,我们再去给她出头行不行?您现在要真蹦出去,可就坏了知夏的事儿了!”

  “嘘!嘘!奶,娘!别说话了,看,玉筝出来了!”

  柳老婆子这才忍下一肚子火气,又重新躲好,露出半个脑袋悄咪咪往那个方向瞧。

  就见斜对面一直紧闭的院门砰一声打开,把站在门口的妇人吓了一跳。

  “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青衣素面,傅玉筝站在门槛里侧,冷冷睨着妇人。

  妇人见状,喝了一声,一手叉腰扬起脸,“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你不是寡妇是什么?说什么有夫君,你倒是把你夫君亮出来看看哪?住在这里快一个月了,街坊邻里的可没谁见你夫君半条人影!”

  “我夫君在哪里,出不出现,与你何干?与你们何干?哪条律法规定了我需要跟你们交代?”傅玉筝眉眼极冷,背脊挺直,便是周围不少街邻探出来瞧热闹指指点点,也没有弱了气势。

  妇人哼笑,“在我们这条巷子里住的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你一个小寡妇突然住进来,还满嘴没有实话,我们还不能探个底细了?万一你身上有什么问题,岂不是祸害得我们整条巷子的人家都不得安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