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娱特效大亨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八百二十八章 为什么你不放过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华娱特效大亨] https://www.fm356.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嬷嬷当即附耳,将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柳玉笙。

  包括太后说了什么话,什么表情什么反应。她也是急了。

  偌大皇宫,真正关心太后的人,一个都找不着。

  要说宫里有谁能让太后有点情绪反应,也只有王妃。

  至少王妃住进来以后,太后闷气了好几回。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权且、权且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听完嬷嬷的话后,柳玉笙眸中闪过深思。

  太后对她的肚子,好像很是着紧。

  是看中皇家子嗣,还是喜欢小娃儿?

  脑子里突然又忆起年前发生的一件事。

  年前临回杏花村前,爷奶爹娘被一道请进了宫里,跟小风儿吃家宴。

  后来太后过来了一趟,彼时她突然说要抱抱小毛豆。

  她想起来了,太后抱着小毛豆的时候,虽然神色间没什么变化,但是她抱着小毛豆的动作却分明是放柔软了的。

  那种柔软,只有真正喜欢小娃儿的人才会无意识的流露出来。

  眼睛微亮,柳玉笙抬手叩上门环,“太后,我是囡囡,我高热已经退了,多谢太后昨夜帮着急召御医,不然我那两个侍女在宫中事事不熟识,恐怕我得烧一晚上。把我烧傻了不要紧,怕的是影响到肚子里的胎儿。”

  里面沉寂。

  “太后,我一早上醒来还没吃东西呢,肚子好饿,紫苏跟沉香我让她们歇息去了,你要是不开门让我进去,我得饿一早上。我是晚辈,太后都没吃早膳,我哪能自己先吃。”

  还是没动静。

  老太太是硬起心肠了。

  “哎哟!”

  “王妃,你怎么了?”老嬷嬷被吓一跳。

  柳玉笙朝老嬷嬷眨眨眼睛,“老嬷嬷,我、我肚子又开始疼了定是刚刚退了高热,晚上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肚子有点受不住”

  “那、那”老嬷嬷看看紧闭的殿门,硬着头皮扬高声音,“太后,您且先开开门,王妃真的肚子疼了,只怕是饿着了胎儿。您要是生王妃的气,要不让她在里面坐会吃点东西,您不理会她可行?”

  柳玉笙扶额,压低声音,“老嬷嬷,您没生过孩子?”

  “王妃这话说的!老奴一直伺候在皇太后身边,不曾嫁人,怎么可能生孩子!”老嬷嬷老脸涨红,给气的。

  这是在玷污她的清誉!

  “老嬷嬷别误会,我那样问,是因为你说的话不妥,哪能说饿着胎儿呢?胎儿在肚子里的时候是感觉不到饿的!”就算感觉得到也说不出来啊。

  老嬷嬷哑口无言,好一会后才哭丧着脸,“那现在该如何?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太后若有什么事情,老奴可怎么担待得起啊!”

  对上个闹别扭的老太太,当真无计可施啊。柳玉笙仰头轻叹。

  然后拉着老嬷嬷往旁走,“内室有窗户吧?”

  “有,王妃找窗户作甚?”

  “太后不开门,我只能爬窗了。”

  “”

  内室一角,老妇人靠着墙角坐在地上,神情空洞、麻木。

  眼睛似在哭,却没有眼泪流出。

  她放过了她的仇人。

  放过杀了她儿子,害死她孙儿的仇人。

  她的血脉全死了,留下她活在这世上,如同活在人间炼狱,煎熬身心。

  她为的什么?

  为了报仇,因为太不甘。

  可是现在,她有何面目去见他们?

  “稚子无辜,”老妇人笑,笑容荒芜,“我的昀儿又何其无辜?为什么你不放过他,风青柏,为什么你不放过他?为什么你不放过他”

  “我可怜了他的孩儿,谁又来可怜我的孙儿?”

  皇室夺嫡,成王败寇。

  她两个儿子输了,死了,她认。

  他们死在自己的野心。

  可是昀儿呢?

  她的昀儿何罪!

  窗户传来异响。

  皇太后木然扭头看去,女子挺着肚子,爬上了她的窗台。

  半人高的窗台,说爬就爬了,全然不顾大着肚子危险。

  皇太后静静凝着她,面无表情。

  那是风青柏的孩子,他的妻子都不担心,她为何要替他们担心。

  “出去,否则,哀家叫人把你扔出去。”她扯唇,溢出的声音气若游丝,沙哑至极。

  “太后,我有点怕高。”凝着老妇人,柳玉笙轻声,力持镇定。

  眼前的皇太后,跟平日里的整齐端庄全然不同。

  满头银丝散乱,脸色苍白如纸,最让她揪心的是那双眼睛。

  空洞木然,浮动着哀莫大于心死的悲怆。

  可是她周身的气息又极为不稳。

  只要再受一点点刺激,她仿似就会发疯癫狂。

  皇太后正在濒临奔溃的边缘。

  究竟是什么,让她一夜之间变化如此?

  柳玉笙揪了心,突然觉的极为难受。

  她宁愿太后生气了跟她发脾气,即便是秉持骄傲生闷气,也好过她这样苍白。

  ”哀家叫你出去。”老妇人又道。

  盯着她的眼睛,空空的,幽幽的。

  渗人。

  柳玉笙在里面看到了恨意,翻涌的恨意。

  “太后”

  “出去!”老妇人眼神一厉,抓起手边拿东西就往柳玉笙砸去。

  柳玉笙下意识想避,然人在窗台上半蹲着,这一动脚下就不稳,再想抓住窗沿来不及了,整个人往下坠去。

  “啊!”柳玉笙脸色骤变,她的肚子!

  “秦亦!”在她惊叫的同时,耳边响起皇太后变了调的嘶喊。

  一双手在她即将坠地的时候将她稳稳托住,放下。

  胸口剧烈喘息,哪怕站在了实地,柳玉笙依旧惊魂未定,脸色煞白。

  她差点追悔莫及!

  稍微压下心悸,才发现刚才托住她的是个年轻男子,突然出现在室内的人。

  而墙角那边,皇太后已经站起,看着她同样惊魂未定,胸口剧烈起伏。

  刚才皇太后那声叫喊,是在叫这个男子救她。

  太后看她的眼神再恨,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依旧选择救她。

  这个老太太柳玉笙突然鼻子发酸,眼泪莫名就从眼睛里冲出来。

  怎么都抑制不住。

  心头陡然生出了一股冲动,柳玉笙跑过去,紧紧抱住了正在奔溃的老妇人。

  她不知道她究竟经历过什么,会让她这么恨,这么痛。

  她现在,就想抱住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