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娱特效大亨 > 青春荒唐不负你 > 第9章不该犹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华娱特效大亨] https://www.fm356.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NN我才不要嫁他!’

    中岛NN看着生田和夏薇月两人斗嘴抢食物的模样,笑的一脸慈祥。

    其实,即使是有一些日子没再吃过中岛NN做的料理,倒也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没有生存的勇气,只是有点怀念那样的味道不过其中更多的,或许还是想念那个坐在桌子对面瞪着他的ㄚ头罢了!

    生田看了眼走在前头人儿,暗暗的觉得,原来记忆里中岛NN的菜和对桌的ㄚ头,在自己毫不在意的J年里,都消失的一G二净。

    许多事情,看得开是好看不开,终归也要熬过去。

    生田不酸不甜的在大阪过了一段日子,每天让自己沉浸在工作里,没日没夜的,无论谁找他、谁打电话约他出去,他也只是让嚷着刚回大阪,工作忙没空,让他们改天再约。一句毫无说F力的话,将所有邀约推辞搪塞回去。

    没有夏薇月的电话,也没有夏薇月的短信,更没有任何关于她的消息,再生田看来,这不过只是回到了以前的状态而已,也不过如此,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过一阵子就会习惯了。

    或者换个说法,现在这样,怎么想都比以前要更好吧!少了nv朋友,没了未婚Q,终于摆脱家里的控制,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工作,跟小时候一样自由自在生田始终觉得生活就该如此,多么安逸美好、多么逍遥自在。

    不过对于这样的他,风间只给了一句话,‘好?哪里好?优,你现在不过是借着工作在麻?自己,你第一次拼命读书是因为夏薇月,后来拼命工作麻?自己,是因为雨宫纱,现在你又再次为了夏薇月把自己搞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说,哪里好了?’

    而生田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没告诉风间,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只是为了夏薇月一个人而已。以前是他以为自己早已放下了夏薇月的依恋,却不知不觉间将对夏薇月的感情转移到雨宫纱身上,也因此伤了对方。

    但如今,他是真的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再好不过了!无论是麻?自我也好,又或者说是逃避也罢不过忙了点、累了点,其他的也没什么不好的。 s1();

    不过风间有句话生田倒是觉得说的对极了,‘当你觉得日子好过了,别太高兴,那或许只是正老天爷正拿着羽mao扇子挑起你的下巴,准备调戏你,别太得意。’

    生田半夜被电话吵醒的时候,那道熟悉的铃声响起时,让他顿时心情有些恶劣,拿起手机开口第一句话口气极差无比,“谁啊?”

    ‘优。’

    电话那头过了很久才出声,那道熟悉到令他难以忘怀的声音,让生田一骨碌就坐了起来,拿着手机的手心直冒汗。

    “有事?”

    有停顿了好一会,‘没什么事啊。’

    “这样啊!”然后电话两边都默了声音,生田隐约听见另一头传来不平稳的呼吸声不想挂电话,却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你说啊!惠……。”沉默了许久,生田突然冒了句。想起不久前分离的场景,突然觉得惠这个字说出来格外的苦涩,“我们,怎么就成这样了?”

    ‘什么怎样?本来,就不该有怎样不是吗?’夏薇月顿了顿,有些哀怨的说。

    “不知道。”生田有点挫败,“就感觉挺不是滋味的。”

    ‘难得坦率的优,真叫人怀念!’熟悉的调侃语气,生田甚至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的人儿抿下了嘴唇。

    “呵……。”

    ‘下去。

    ‘我们这样不是挺好的,有事没事打打电话,聊聊东京大阪菜价的差异,再过个J年,我们就能聊你的小孩会不会有伊朗人的鼻子之类的像这样,你进一步,我退一步,我们这样一来一往保持平衡,多好。’

    生田很想知道夏薇月是用着什么样的心情、语气对他说这出这些话,他始终看不透夏薇月在想什么,无论以前,亦或现在。

    其实夏薇月也没说错什么,他们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你进一步,我退一步,一来一往保持着平衡有进有退,在ai情里,不过度侵犯对方的生活,给彼此适当的空间,这就是他们的之间的ai情,虽然有些疏离,却也相当亲密。

    &nb  sp;???“嗯啊。”生田拿着手机躺了下去,裹紧了被子。

    ‘说重点吧!我们这次的话题就是,那天的事,忘了吧!’

    “哈啊?”

    ‘你就这么在意吗?’夏薇月轻笑。

    “是你就那么一点也不在意啊!”

    ‘这个嘛……,谁知道。’

    生田深吸了口气,有些无奈,有些哀怨,“所以你没头没尾的,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我们都没有错,也不是对你感到厌烦!这段期间谢谢你,我们还是维持现在这样的关系就好,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怕再次见到你,会忍不住揍你一顿。’夏薇月说话的语气有些沉闷,有些沙哑,有些让人不舍。

    “惠,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生田头有点疼,有种又要被抛弃一次的感觉。

    好像有什么东西就快要失去了,心里顿时空空的。

    ‘就是有点不想让优找到,却好死不死的被你找到了,所以既然你人都回到大阪了,就这样吧!你想找我就打电话给我,别见面了。’ s1();

    总觉得心中似乎有了裂痕,虽然寂寞,各自却找到自己应走的路。

    “呵!谁ai找谁找。”口是心非。

    掩盖了一切心真的谎言,究竟存在多少真实度?

    ‘又来了,真不可ai。’

    生田闷不吭声。

    ‘说话啊!点别的吧!’夏薇月低低的声音从耳侧传来,生田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

    ‘不说?那我挂电话了。’

    “嗯,挂吧。”

    安静了一会,随后传来了茫音,生田把手机随手扔向了床头,坐起身来拿菸。

    心里有些难受,不是因为夏薇月的不见面,或者说为了这个,他已经难受够了!要是换做十J岁的生田优弥,大概会在挂断电话后就直接奔向横滨去找夏薇月了吧!

    可是现在的生田优弥只会一个人坐在床头chou菸,回忆着那些所谓的从前,想想也就那么算了。所以当年十J岁的夏薇月,在离开大阪时并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打通电话向生田话别。

    或许就像夏薇月说的那样,能够一起闲话家常的生田,再尖锐的东西也会有消磨殆尽的一天。

    就像是那个惨忍的伤害了雨宫纱,冷漠自S的想占有对方的生田着要永远在一起的生田优弥。

    现在,都已看不见了!

    两人间最重要的小事,曾J何时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呢?一起渡过时光,只有我一个人在着急吗?

    原来,只有喜欢是不行的,虽然不愿意这样相信,但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去找她吧!’

    “什么啊?谁?你说小纱吗?”

    ‘你说呢?优,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了,能让你变成着样的,我想这世上大概就只有一个人了!不过实在太好了,你终于变回我最初始认识的那个生田优弥了。’

    坐在往日的河堤上,风间搭着生田的肩。自从生田回到大阪后,他就隐约察觉到生田好像变了!不是变的更糟,而是变回那个他最初认识的生田什么啊!什么变回来?”愣愣的侧头看着生田。

    ‘就是说我不用在胆颤心惊的跟你说话,你又变回最真实的你自己,那个健康Y光,却很温柔的大阪男孩。’

    “那又如何!?变不变还不都这样。”生田苦笑着耸了耸肩。

    ‘我是不知道你们是怎么遇见的,不过总要把事情弄清楚吧!你们两个从以前就很不坦率,一个死要面子,一个死不承认。优,虽然面对不一定能改变什么,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啊!我很高兴你能便回从前的你,但你也该向那个冷漠的生田优弥看齐才是,至少那个你总是很勇敢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走啦!’风间站起身,顺着迎面而来的风,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是真心希望生田和夏薇月能有个结果,他们两个这  一路走来总是差肩而过,都过了那么多年了,有些事总该看清了啊!

    并不是你面对了,任何事情都能改变。但是,如果你不肯面对,那就什么也改变不了。

    没有人可以左右你的人生,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多一些勇气,去坚定自己的选择。

    风间走了J步又停了下来,背对着生田默了句,‘优,到了我们这年纪,一半是回顾过去,一半是憧憬今后想做的事情,也许正因为知道了有所?I限,我们才会第一次真正正视自己的人生。有时候,靠得太近、太了解对方,反而什么也看不清。’

    看着风间离去的方向,生田笑了出来。

    原来许多人都比他都清楚正确的路该怎么走,而他却花了太多时间在摸索。

    总有哪一天,会有个人走进你的生活,让你明白,为什么你和其他人都没有结果。想通了、明白了,那就行动吧!

    从大阪回到横滨,站在《追忆》门口,生田双眼布满空洞,看来,他还是晚了一步!

    心宛若被掏空了一块,一个重要的人就这样再度从自己生活中凭空消失了!

    是我把你弄丢了吗?

    最后一次见到夏薇月,是两个月前陪她去市场挑选花圃所需的肥料时。 s1();

    而距离上一次通电话,也已是一个礼拜前的事情了!因此,当生田再次来到《追忆》,拿出夏薇月给的备用钥匙开锁,轻轻推开门,看着空荡荡的店铺,脸上挂着的笑容顷刻间消逝。

    心里充斥着J丝的慌乱。

    “惠!?”

    快步进入店内,随即冲上了二楼打开夏薇月的房间。环顾四周,除了屋内笨重的家具外,什么也没留下,家具上都盖了一层薄尘,说明了这里早已人去楼空!

    走出《追忆》,内心有些焦虑,细想着夏薇月可能去的地方,足一的寻找,却一无所获。

    生田思绪凌乱地回到花店二楼,坐在沙发上整理着来不及接收拾的,所有关于夏薇月的讯息。

    终于,在平稳下焦虑的情绪后,才瞬间想起唯一能联系到对方最简单直接的方法。迅速地从K袋里掏出手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熟练地按下那串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电话号M,手指却在拨出键上迟迟不敢按下,呆愣的看着银幕按了又亮、亮了又暗。

    在最不该犹豫的时刻犹豫了!

    不该有丝毫P刻的迟疑,但脑海中却不停地放送着两个月前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的场景,还有最后那通J代的不清不楚的电话自己和夏薇月的争执,自己愤而离去的身影,以及彼此间的不坦白。

    他们两个,一个贩卖ai情,一个寻求替代品,同样在ai情里追忆ai情对他们而言,不过是找寻一个可以填补内心空虚的工具,彼此间充斥着谎言,这样的他们,有什么资格说ai?又有什么权利拘限对方?

    遇见了你,ai上了你,说过的话没有一句是谎言。虽然,我们总将一切视为谎言。

    而谎言,终究就是谎言,即使是善意的谎言,即使是美丽的欺骗。

    突然打从心底的害怕,那个万一。

    害怕就这样再一次彻底失去。

    最终,还是按下了拨出键,电话那头传来预料中清脆悦耳的nv声,‘对不起,您拨的号M是空号,请查明后再拨,谢谢。 ’

    略为失神地挂掉电话。

    终究还是把你给弄丢了!

    不断地掩饰,始终小心翼翼地避开关于过去的一切,关于自己的想法。结果,最后还是将你弄丢了!

    生田懊恼着,无力地呆坐在沙发上,像木头人似的一动也不动,想着自己果然是不值得拥有幸福的人。

    逃避,是我从不向你诉说的事情。就如我不懂你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悲伤般,只是我知道,我们都一样……。

    就算这一切只是一场骗局,只要我知道,我们都一样,这样就好。

    一旦开始、一旦ai上,想结束,谈何容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